你叫不上的春節返鄉順風車,都在二手交易平台裏

商業

01-09 17:49

本文來自公衆號連線 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向陽,愛範兒經授權發布。

坐順風車返鄉已經不稀奇。

春運是一年一度地球上規模最大的人口遷移。國家發展改革委經會商研判,2020 年春運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約 30 億人次。這意味著至少 13.95 億人口要在 40 天內完成約 30 億人次出行。

每到年末,在購票網站進行搶票無疑是一場最激烈的搶購戰爭。從飛機、火車、大巴到自駕、摩托車,如今戰場慢慢擴大,延伸到了與順風車相關的平台上。

在一條條繁忙的鐵路線之外,開在高速路上的無數順風車,通過共享車輛和座位的方式,也承擔了一部分人口遷移任務。

滴滴、嘀嗒、哈啰等出行平台在開拓順風車市場時,春運是至關重要的機遇與考驗。從加大補貼和推廣力度,到增加用車數量和人力,平台不僅需要保證用戶體驗,還要控制傭金價格。

平台們早已開始備戰,哈啰設立了 8000 萬元「春運基金」鼓勵更多車主和用戶使用順風車,其中包括一萬個乘客免單名額,一萬個車主油費獎勵等,嘀嗒則啓動了順風車春運安全專項計劃。

令人意外的是,滴滴缺席跨城順風車後,春運潮中火起來的並不是哈啰和嘀嗒等其他順風車平台,而是微博、二手交易平台閑魚和轉轉、信息分類平台 58 同城等,大量的用戶在這些渠道上拼車。

對很多用戶而言,順風車是強需求,但坐順風車依然是件尴尬事。

車主對出行平台注冊門檻的設定、車輛保險等問題有諸多顧慮,很多選擇了二手交易平台自行拼單。而因交通不便而找上順風車的乘客,在出行平台上拼不到車,選擇了其他渠道,但他們也有對安全風險的擔憂。

2020 年的春運來了,但一個真正滿足用戶返鄉需求的順風車平台還未出現。

 順風車供需熱,火爆的卻不是出行平台

「如果不約順風車,我需要花上一天時間回家。」王洋說。

在王洋的描述中,春節返鄉這件事十分麻煩。她需要先坐地鐵到達火車站,再花 5 個小時坐高鐵到洛陽龍門站,之後還得坐公交車換乘一站才能到家,中途累計的步行長度粗略一算也超過了 3 公裏。

這就像沒有終點的馬拉松,帶著行李的王洋則是一位負重奔跑的選手。正因爲這種不太舒適的歸家方式,很多車主選擇了開車回家,乘客選擇坐順風車返鄉。

相比其它返鄉方式,順風車有諸多優勢,它能將乘客從起點送往終點,不僅省略了繁瑣的換乘過程,還可以選擇更適合的出行時間。

對于開車回家的人來說,捎帶乘客返鄉也是一個省錢又熱鬧的選擇。

生活在上海浦東的車主陳策是第一次開順風車返鄉,他選擇捎帶順風車乘客,一方面是想找個伴,在歸家的長途駕駛中解困,另一方面也是想節省歸家成本,600 多公裏的路程中,高速過路費和加油費總共超過了 1000 元,而一位乘客的拼車費是 300 元左右。

順風車在春節前夕有多熱?從微博上就可窺一二。

微博上一個名爲「順風車」的超話已經制造了 1000+ 以上帖子,累計了 1.4 億以上閱讀量。在臨近春節的這段時間,話題下每天都有新的乘客和車主加入,每小時都有新的帖子更新。

▲微博上的順風車超話,圖源微博 App

在決定選擇順風車返鄉後,不少用戶去出行平台發布需求。

然而,這些平台的順風車卻沒有想象中那麽好約上。乘客朱明今年打算帶寵物貓回家過年,于是在嘀嗒和哈啰上發布了順風車訂單,一周過去了也沒有約到,她猜測可能是很多車主不能接受乘客帶寵物。

車主陳策通過哈啰網約車發布順風車訂單,可以匹配的乘客也非常少。

感到奇怪的他,又以乘客的身份發布訂單,這時訂單才多起來,「簡直就是海量的車主信息,好多訂單都是跟我差不多的,我感覺自己好像根本搶不到乘客。

來自廣東東莞的車主徐華也遇到同樣的情況,他是上周一在哈啰上發布的順風車帖子,但直到一周後才有一個乘客撥打了他的電話,「我是 17 號出發,他是更早,時間上有沖突,就沒有具體去確定行程了。」

如果這種狀況持續下去,徐華打算使用其它方式約人。他早就加入了老家湖南湘潭一個叫「事事通」的微信群,裏面的群友來自一個省份,群裏長期進行二手買賣和信息共享,群主也樂意幫群友發布信息。

徐華覺得使用的渠道並不重要,「每個人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樣,重要的是約到同一天出發和去往同一個目的地的人。」

多人湧向了二手交易平台、信息發布平台。

在上述微博的「順風車」超話中,帖子的發布有明確的格式,先說明是「人找車」還是「車找人」,再具體描述時間、行程和人數等,車主和乘客在微博上自行拼單。

也有更多的人去閑魚、轉轉上尋找合適的人一起返鄉。

連線 Insight 在閑魚和轉轉上搜索春節順風車,出現了大量的車主找乘客,乘客找車主的信息。

▲閑魚、轉轉上的春節順風車搜索結果

選擇這些平台拼車,除了更好找車外,價格也是一個因素。

不同于滴滴、哈啰、嘀嗒等主流順風車平台,閑魚、58 同城等平台上,拼車價格由雙方協商,車主可以更大程度的減少成本。也有乘客和車主選擇繞過平台私下聯系,可以除去平台抽成。

許多用戶都在社交平台上表達過對順風車平台抽傭比例過高的不滿。

爲了贏得更多用戶,平台也有策略。2018 年曾有一個段子,「滴滴:我抽傭。美團:我低抽傭。高德順風車:我零抽傭純公益。」但直到今天,仍有用戶將平台形容成「收割機」。

也有用戶不太關注抽傭問題,陳策認爲拼車費對標的應該是坐高鐵的票價,「從上海到青島的高鐵票是 500 塊,拼車費在 300 元左右,是比較合理和容易被接受的。」

 順風車平台體驗有待提升

一個真實的狀況是,順風車平台經過多年的發展,很多車主和乘客卻沒有將其作爲返鄉首選,即使是短程返鄉,順風車的吸引力也沒有高過火車高鐵。

2015 年,順風車市場隨著滴滴的加入而備受關注。在將近半年的運營後,滴滴順風車産品在 2016 年的春運開啓了跨城順風車業務。

當時,除了滴滴,市場上還有嘀嗒拼車、51 拼車、天天用車等多家順風車平台,關注度都不高。

順風車平台的聲響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豐富,卻是在 2018 年,也就是滴滴發生順風車命案後。2018 年,滴滴順風車在 4 個月內連續發生兩起命案。而後,滴滴順風車宣布無限期下線。

這意味著滴滴失去了曾經耗費大量資金、利用補貼戰術打下的市場。曾經被擊敗的對手慢慢奪回了市場。

2018 年春節,嘀嗒出行仍在運營順風車業務,並推出了「公益返鄉」的補貼活動,活動于春運前三天的 1 月 18 日啓動,並持續到春節後的 3 月 1 日,參與的用戶有機會獲得一張 200 元的順風車抵用券。

去年春節,哈啰也宣布上線順風車業務,在上海、廣州等六城試運營。

今年,幾個順風車平台依然推出了順風車服務,除了哈啰和嘀嗒外,還有高德和曹操出行,競爭趨于激烈。但今年,他們的競爭對手不再是彼此,而是微博、貼吧、58 和轉轉、閑魚等。

車主有自己的顧慮。車主原明已經連續三年在春運期間開順風車回家,但他從來沒有注冊過任何一家平台,「順風車平台是要注冊的,各種認證特別麻煩。我擔心如果注冊成功,你接單是按照營運車輛去處理,年檢什麽的肯定就跟普通私家車不一樣了。」

順風車平台的注冊門檻,成爲一道天然的阻隔,將不少車主勸退。

原明發現,他也沒必要注冊順風車平台。往年他都是朋友圈吆喝一下,帶朋友回家。今年雖然幾個朋友不在北京了,鄭萬鐵路開通,很多人坐火車回家。但是通過微博、朋友圈和閑魚,他也順利找到了車友。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徐華身上,雖然早就聽說滴滴順風車開始在部分城市上線運營,但他並不感興趣。他更願意相信表姐推薦的 58 同城和閑魚,再不濟老鄉發起的微信群裏也可以發布消息。

不可否認的是,相比閑魚、58 同城等平台,順風車平台的體驗確實更好。「一來是更正規一些,錢是固定的,誰也不用在錢上扯皮。第二,注冊實名制,起碼人是能夠找到的。」陳策說。

他認爲閑魚要協商費用,拼車費通常不會提前預付,途中出現問題會很麻煩。就算協商之後提前預付了,他也會擔心,在發生問題時,平台的處理會更偏向買家,而不是賣家。

注冊了哈啰後,陳策本來不考慮再注冊其它平台,「很討厭把自己的車輛信息到處提供。」

但使用哈啰 App 的體驗讓他十分心累,「通知不停地在響,我從上海到青島全程 600 多公裏,它總是給我發幾十公裏訂單的提醒,也沒有提醒功能的篩選標准設置,你又不能把所有的通知都關掉。」陳策提到,如果滴滴上線,他願意去嘗試一下。

近幾年,順風車平台的産品體驗在不斷地優化,訂單也有了爆發式的增長。

經曆了數年春運的嘀嗒順風車,其曆年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 年到 2018 年,嘀嗒在春運期間運送的返鄉乘客數量分別是 382 萬、 528 萬和 1608 萬人。在持續的增長中,2018 年的上漲趨勢明顯。

順風車是一個大市場,但順風車平台距離滿足用戶需求依然還有很遠的距離。無論是用戶習慣,還是産品體驗,競爭力都有待提升。

安全有隱患

順風車總是備受關注,又飽受非議。爭議的核心始終圍繞在安全問題上。

這似乎是一個非常容易理解的事,在封閉的車內空間,和一個陌生人在十幾小時、甚至長達一天的時間同行,危險隨時可能爆發。

在過去的兩年,順風車平台的准入門檻隨著政策的收緊在不斷提高。

順風車平台興起時,北京市交通委曾提到勵順風車、拼車等行爲是緩解交通擁堵、減輕機動車排放對大氣汙染的解決辦法之一。

2015 年,交通運輸部正式提出,鼓勵以順風車形式的私家車營運性行爲。監管放寬之下,平台門檻放低,在順風車司機戶籍、車輛型號、牌照等均未作明確規定。

等到 2018 年滴滴順風車事件爆發後,交通運輸部及公安部下發緊急通知,對于從事或申請從事私人小客車合乘服務的駕駛員,無論是背景核查還是監管上都提出了更明確的要求。之後,滴滴、嘀嗒等平台,都陸續更新了安全保障方面的産品功能。

但安全問題還在解決中,用戶對主流的順風車平台的門檻卻望而卻步,流入了其它毫無保障的平台,私下拼車。

春運大潮中,很多人忽略了安全問題。

車主徐華說,「在發訂單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那麽多。想到開車回家,都會保持非常愉悅的心情。」

直到被問起,徐華才意識到安全問題。因爲車上坐著陌生人,開長途的風險問題也會被放大。徐華認爲,春運期間涉及到車流量的問題,再加上天氣原因,開車的危險系數很大,可能是正常情況下的兩倍。

「誰也不能保證路上不會出現問題,經濟上的糾紛和心理層面的矛盾糾紛都會有。」 徐華對陌生人還是會有顧慮,「作爲一個乘客,我是不願意讓陌生人把握方向盤的。我是車主的情況下,也想把方向盤掌握在自己手上。」

「你不知道對方是什麽人嘛!」車主陳策說。可以查看對方的信用分,是他這幾年一直堅持在閑魚上發帖的原因。他解釋,因爲閑魚是綁定支付寶賬號使用,除了信用分,對方發布的交易記錄、産品信息描述等也可作參考。

加微信也是非常重要的步驟,陳策會簡單和對方聊一聊,再看看對方的朋友圈,「可以大概了解這個人是什麽樣子的,看看是不是正經和靠譜的。」

陳策也想象過可能最惡劣的情況出現,所以他在帖子的最後寫著:「再說一句,最最最糟糕的情況,車子帶 200 萬三責險和 1240 萬駕乘人員意外傷害險,夠用的。」

後來仔細想了想,陳策發現這句話只能用來安慰不了解情況的乘客,這份保險也許並不適用在用于順風車的車輛上。

據連線 Insight 了解,在當前的車輛保險領域中,保險公司爲營運車輛和家庭自用車輛設置了不同的保險費率。車險又涉及三者險、座位險、乘客險等諸多分類。

律師彭曉桐提到,順風車出行過程中出現交通事故,需要由交警對事故責任進行認定。保險公司是否承擔責任,需要根據平台或者司機與保險公司簽訂的保險合同進一步判斷,是否存在免賠事由。

盡管有諸多擔憂,但很多車主與陳策一樣,並不相信擔憂會變成現實。

陳策自認是屬于膽子比較大的那種人,雖然開過多年長途,但開順風車回家的事他沒告訴任何身邊人。他認爲,親人和伴侶都不會同意這件事,還會對他說,「差這點錢,那我給你吧!」

「但就是有種僥幸心理,這種事就會攤到你頭上了?」陳策的語氣十分輕松。

今年准備坐順風車回家的曉靜也告訴連線 Insight,會優先考慮有芝麻信用授權和實名認證的車主,同時查看他的交易記錄和以往的用戶評價,「我知道這些也不是什麽安全保障,但比 58、微博什麽的稍微好點。」

目前來看,車主和乘客之間的互相篩選,看上去很松泛,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安全保障。

而車主們,除了安全風險外,還要承擔違規風險。

彭曉桐提到,順風車需要區分是否爲營利車輛。營利車輛一般有收錢行爲,收錢指在收回成本的基礎之上還收取了其他財産性利益;非營利車輛通常是朋友或同事之間不以營利爲目的的互相幫助的行爲,如同時朋友之間的免費搭載、搭便車等。從法律關系上可理解爲「好意施惠」。

在交通運輸部 2019 年 11 月 28 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司長徐亞華提到,順風車不能以盈利爲目的,但可以與合乘的人員分擔部分成本,或者免費互助。

彭曉桐提到,當私家車用于順風車時,如果違反相關規定,可能面臨行政處罰的情形。

春運將至,順風車平台在經曆兩年的發展後逐漸走向成熟,整改後的安全措施將迎來一次大考。

用戶需求讓二手交易等其它相關平台也加入了這場考試,這些平台的順風車遊走在灰色地帶,是一種更沒有保障的返鄉方式。

但終究,選擇權還是在用戶手中。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洋、陳策、朱明、徐華、原明、曉靜爲化名。)

影響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費電子産品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後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